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

学校停办寄宿制,放飞学生,松绑教师,教育才能步入正轨的发展

原题:《“裸上课”的感觉真好!》

作者:曹永亮

身心成长处于可塑性极强阶段的中小学生的学习,真是“一天到晚地死学”就好吗?

最近听朋友讲了某中学教学上“删繁就简轻装上阵”的改革情况,颇有感慨。

这所学校,全体教职工,现在的工作,个个积极主动,驾轻就熟,心情舒畅,与学生一样,生活处于一种有规律的神清气爽状态。

但是,一年前的这所学校师生的工作生活学习情况并不是这样的:那时他们天天个个唉声叹气 ,脸色阴云密布,在担心受怕 精神萎靡中战战兢兢地过日子。

前后仅一年,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大相径庭的变化呢?

是这样:原来这所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学校,规模很大,硬件条件很上档次,但对学生实行的“素质教育”仍然是明哄,向家长许诺的“开足开齐课时”,只是体现在“理论课程表”上,上级检查一结束,课还是按“实际课程表”上。

这所学校的学生, 学生一天到晚吃住学玩睡都在学校。

学生一天,从早上5:40“离床”开始,到晚上10:30“入床”就寝为止,在这十七八个小时的时间里,学生要单调地上包括自习在内的十三四节“文化课”,学生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只有与吃三顿饭及上厕所捆绑起来的几个小时时间,是学生自由支配“玩”的时间。

寄宿学生“学习”紧张,被“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管理体制捆绑在一起的老师自然不可能轻松:学生在校期间的吃喝拉撒学玩睡,老师要全程全环节地跟踪陪护,丝毫不能马虎。

正如校长和老师困苦自嘲的一样:周一到周五,我们安全的弦时刻紧绷着,只有到周五下午,学生离校了,我们悬着的心才能放下来,但电话要一直保持畅通。唉,真是拿钱不多,管事不少呀!

寄宿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实际上扮演了学生文化和生活成长“双重保姆”的角色。

寄宿学校,学生为了“学习”,苦不堪言;老师为了“工作” 长吁短叹。但整个社会,包括家长学校老师在内,都怕孩子(学生)“输在起跑线上”,都怕“别人多学考好了超过自己”。在这种“一切为了学生”及“羡慕嫉妒恨”的思想支配下,再加上学生寄宿缴费对学校和老师有一定的盈利空间。这样,寄宿就应运而生了,学生老师一天到晚“连轴转”地上课,学生“填鸭式”晕头转向的听课,就不足为奇了。

寄宿学校的校长和老师明知办寄宿苦,办寄宿累,并且还要承担学生在校期间可能出现很大潜在的安全风险,但就是没有人敢大胆主动说出来不办或停办:都虎视眈眈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装憨”。犹如大难来临前“本是同命鸟的夫妻”,心里都想“各自飞”,但苦于道德的捆绑和折磨,谁都不愿先展翅。

这所学校师生的这种苦难,因去年学校意外发生一次学生伤害事故,而被迫结束:学校的寄宿管理存在问题,“软件”不达标。事故发生后,寄宿被有关部门勒令停办了。

学生受伤害,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但事实毕竟发生了。人们在安慰伤者的同时,不自觉地经历和感受了恢复正常教学“因祸得福”的快乐。

就这样,学校寄宿不办了:学生一天只“裸上”上下午的七节“正课”,放学就回家;老师也不要连带形影不离地从早跟到晚跟着学生了。师生的生活都变得干净爽朗利索的,多好!学校也因此终于出现了按学生年龄特点按教育教学规律办事的“自然轻松和谐的教学”局面。

教学环境健康形势下的学生上学,哪有什么集体的“早自习”“午自习”“晚自习”“高价有偿补课”?学生就是利用“白天”上下午光明正大的时间学习,都在一种公共公平透明无差别的平台上学习,学习过程和结果有差别地各得其所着,多好!

学生先天素质学习能力参差不齐,是客观的,当然学习效果也各不相同。但出现这种各人学习和未来走向社会的“情况不一样”,才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的常态,有这种情况,世界才叫世界。

同一座森林, 有杉木,有丛林,有花草,谁能改变了这种立体自然互爱共生的生态局面?

为什么要人为地“添加”一些一刀切的与利益有关违反青少年身体成长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节外生枝”的“学习”时间?

“早读”“晚读”本来是一种学生自发自主自愿的校外个体的自由活动,是学生“因地制宜”自我调节的一种学习补充。无论谁,只要理性地非功利性地看待学生成长和教育,都没有绝对的权力强制学生统一模式化地执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初高中教学,也只是毕业班上自习,非毕业班都是学生放学就回家。

古今中外,中小学生学习离开家,离开家长的道德示范和监督,还没发现有不受家庭及父母影响而能完整全面成才的教育事实出现唻!

家是学生成人成才的一个重要道德社会实践的活动成长阵地,没有家和家庭教育,学生能成什么才?“无源之水”“无本之末”“空穴来风”吗?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成才首先就带有父母知识才学道德等方面的天然雏形痕迹。光指望学校和老师硬教点血肉与灵魂分离的课本“死知识”,孩子就能丰满立体地成才了,不是开玩笑吗?学生又不是机械冰冷的死工具?他们是胎带有原生态家庭道德知识文化影响活生生的人。

现在社会,学习的物质条件,虽然越来越优越了,很多学生家庭也越来越有钱了,但人成才不是绝对与钱划等号的。

家长不惜花大钱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学校“投其所好”高兴地把学生留下圈在“高墙”内“学习”,并进行所谓的“魔鬼训练”。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以钱为纽带的家校配合教育孩子(学生)的模式,接受教育的学生也有可能“成才”。但培养出来的人才,充其量只能是“书呆子才”;是没有“肩担担”“手提篮”能力的“考试才”;是不懂理解尊重关爱他人珍惜生命的“高智商动物才”(像复旦的“林森浩”寝室投毒案,像发生在北京的“高中同学杀研究生同学”案,像山东的高中生“第二名杀第一名”案等举不胜举)。

学生自然学习,后来衍生出上“寄宿”,上“自习”,“周六周日及假期全员参与高价补课”等怪现象,这些都是教育与时俱进急功近利全方位(学校老师家长)快速畸形发展带有一定逐利性质的结果;是众人“剧场效应”心理恶劣膨胀发酵的结果;是国家和用人单位还部分肤浅地停留在“以貌取人”“以毕业证取人”阶段愚昧落后选人用人制度仍流行的反应;是教育者继续用“唯分数英雄”标准戕害无知学生“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的自炫表现。

所谓的“考上”,国家每年招收的总学生数是一定的。大家都不“补课”,都不上“自习”,都不乱了套地花冤枉钱接受“钱教育”,都按教育的“游戏规则”出牌,录取的人数还是一定的。为什么要“紧张焦虑”后,花大钱后,“你死我活”后,被蹂躏得不像样后,才憔悴地被国家录取呢?这种“内乱”“抢跑”“自相残杀”的行为,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古今中外,产生了无数的科学家,有哪个时代哪国的科学家,是用这种“现代科举”模式产生出来的?最近六七十年以来,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寥寥无几,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家长及学校,拼命“偷盐吃”,“抄近道”,压榨式地榨干学生所有成长时间,都把学生朝“独木桥”上引,其错误的根源在于思想还停留在“考上就能升官发财,就能高人一等”的荒谬落后阶段。

什么时候,教育能着眼于人的个性素质全面发展,还原学生大量真正的自由活动时间,淡泊“名利”,教育才真正步入了健康发展的正轨。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