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小学 > 正文

又开学了,中国家长被减负懵圈!看看人家的孩子在干啥?

暑假过去了,又到了开学季。2019年新学期伊始,身边的家长朋友还在群里盘点着假期参加校外培训班的“累累硕果”——你看看人家的孩子……

也有特别实诚的家长,怎么也转不过这个弯儿。不是三令五申“减负”、五次三番下达“禁补令”吗?小升初不是“严禁自行组织或与社会培训机构联合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考试”吗?怎么人家的孩子还这么拼?

政策又变了?

国家政策没变。教育部2019年3月下发的《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白纸黑字,从政令、政策的层面切断了校外培训与升学之间的关联。

不知道,不好说。

国家政策写得清楚,“初中入学一般采取登记或对口直升方式入学”,重点中学怎么办?

信息不对称的教育市场,天天都在躲猫猫。等着校外培训机构发布“消息”、转化成现金流,然后再把这些“占坑班”一网打尽,把锅甩过去完事儿,仿佛中国学生负担重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帮搞培训的!

中国家庭已经习惯了摸着石头过河,对重点中学的“点招”宁可信其有。既然如此,该报的班还要报,只要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报奥数了,咱们家的孩子就不能拖到四年级。

否则,到了需要分数亮剑的时候,咱家娃拼不过可怎么办?

一般来说,中国学生经受应试教育体制磨练,是从小学四年级正式开始的,一直持续到高考结束,整整9年一贯制,跨越了少年、青少年、青年三个不同的人生阶段。

如果全部用来培养答题技巧、提高分数,将是极大的浪费,以此为主导的教育则是“毁”人不倦的陷阱。

由此看来,中国家长需要介入孩子的学校教育,不是增加提分的强度,反而应该督促孩子摆脱学校学习的固化思维,引导孩子在课外完善自己的兴趣爱好。

当前语文教改的思路是加大阅读量、培养阅读习惯,这可以作为家长“课外介入”的切入点。

爱上阅读绝非一日之功,却又是今后一切兴趣爱好的基础。教育部推荐的课外阅读书目可以作为参考,比如四大名著从情节相对浅显的《西游记》(青少版)开始是可行的,逐步过度到其他中外经典著作。

家长“陪读”也是必要的。我准备和孩子一起读《西游记》,只不过我会选择原著。此外,我按照书目买下了《唐诗三百首》、《文化苦旅》等书,也在阅读中。

与此同时,博物馆、科技展、文化街是我引导孩子一起参观、游览的。这是最直观的课外书、立体课堂。

在带孩子去北京佟麟阁路参观的过程中,我事先做了很多有关历史、文化、典故、传说的资料整理,给孩子讲解沿途的书店、纪念碑、学校、街道、胡同,做一个文化导游。回来再把当时的图片做成短视频,让孩子回忆、积累。

一起学习,也有助于家长与孩子之间建立经常性沟通、讨论,家长的阅历、观点,有助于孩子思辨意识的形成,不拘泥于传统的、一元化思考模式。

兴趣有了,对那些“没兴趣”的课堂要求又该如何呢?

我觉得需要考虑报班的问题,最好能找到涉及领域的名师,靠老师的点拨激发孩子的好奇心、想象力,对不同的科目,需要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所谓“弱项”、“差科”,有可能是心理方面的负担和压力,解开心结后,也有助于分数的稳步提高和自信力的培养。

另外,摆脱“别人家孩子”的威压感有时比分数更重要。

《小欢喜》中“宋倩”和“童文洁”两位妈妈的教育模式严苛,归根结底还是她们没能走出自己青年时期的生存误区,没能培养起个人兴趣和志向,盲目跟风。

家长的焦虑和纠结不折不扣地传递给孩子,无法引导、培养孩子的兴趣,阻碍新一代年轻人的发展。

“高分高能”是家长对孩子的期望。但在当前主流教育体制下,“高分低能”的风险很高。孩子在最需要学术自由、辩证思维、独立人格的时候,容易受到应试教育的打压和束缚。家长的“课外介入”不是“加码”,而是缓解孩子的压力,培养兴趣,摆脱禁锢。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北京城市广播特聘教育专家,英国使馆文化教育处特邀留学培训师,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曾长期担任英国大学中国区首席代表,撰写出版《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等书。

责任编辑: